福建心榕心理咨询有限公司
Fujian Xinrong Psychological Consultation Co., Ltd
官方微信
返回列表
2020 05-22

或许有的东西就应该被错过才有意义-------我和手风琴的故事

文头.png


你的人生有错过什么人或错过什么事吗?

有去思考错过的意义吗?




我是80年代初最早的琴童,当时学习手风琴只是为了父母高兴。


父亲是文艺青年,自己会拉二胡会画画,当时壮志未酬还没成为画家,所以把希望寄托在下一代,我们三个孩子都学过乐器和绘画。


我和我姐很小就被逼迫在玻璃台面上白描工笔花鸟(玻璃台面下放有台灯,透过光可以很清晰地临摹),这样的训练对外向的我简直就是体罚,但是父亲美其名曰:女子需修身养性,琴棋书画都要会点,内在气质才会更佳。



在我八岁的一天,父母满心欢喜、激动万分地把一台8贝斯的手风琴放在我们姐弟三面前说:“你们谁想学?”我看他们俩都没有反应,真心不想看到父母失望的目光,于是很知趣地说:“那……我学吧。”


我没有为这句话后悔,因为那一刻我感受到在我的人生中,第一次我父母的眼睛同时看到了我,这对我来说就已经足够了。


在这之前我没有被那样注目过,我知道,我太需要这种被关注的感觉了。



从此我踏上了琴童之路,从8贝斯到80贝斯,从家乡到省城,琴童之路越走越远。


多少心酸沥沥在目,单说我一个人每半个月就要背着二十斤重的手风琴坐火车从家乡到省城的省艺校上手风琴课的辛苦就已泪目,那时我才十岁。



其实我爸妈当时都是最普通的工人,每月工资三十多元,我学琴基本花掉了他们一半的工资,我能说放弃就放弃吗?


我见过我姐学小提琴半途而废时父母失望难过的样子,也见过我弟淘气惹祸之后父母伤心落泪的样子,我不能让他们失望伤心。



因为我每次弹琴都仿佛看到:父母听我弹琴陶醉幸福的样子;被邻居、亲戚夸赞以后父母满足自豪的样子。


所以我以挑战身体极限为乐趣,最长的一天我能弹十三小时的琴,这样我坚持十二年……



但是我工作之后几乎再也不弹手风琴了,被人问为什么都不弹琴了,我只淡淡地说:胸都被压平了,还弹啊?


我知道,虽然手风琴陪伴了我很长的时光,也在我的人生中起了很重要作用,但我真的不想再碰它了。


年复一年,手风琴几乎退出了我的生活。

偶尔有看看放在箱子里发黄的手风琴,担心它是否会因潮湿而长虫,还好,只是有个别琴键坏了,试了一下音又放回箱子去了。



仿佛我不看到它就不会想起我那些痛苦难熬的岁月,那些因使劲拉手风琴风箱而把手背磨得血肉模糊的岁月;


那些在闷热的夏日里手风琴贴着湿透的衣服,泪水伴着汗水的岁月;


那些寒冬里用冻得裂开口的手指在琴键上留下斑斑血迹的岁月;


那个整日恐惧不变得优秀就不配被爱的岁月;那些担心不努力就不会有幸福的岁月……


旧         琴


一转眼,26年过去了。


直到有一夜,我做了一个梦,梦中的我整晚都在拉手风琴曲《土耳其进行曲》,几乎每个音符在琴键的位置我都清晰记得。


醒来,我回忆起了我的手风琴和那些与它同在的岁月,心里好像有一块空着,难受极了,这种感觉很不舒服,好像有个好朋友走丢了,我很对不起她;又好像我的身体缺了一个部分,有种不完整的痛苦。




我们一起同甘苦共患难,在孤独无助的时候是手风琴陪伴着我,虽然它被我拉得快散架,动不动就坏,我经常修它时就想,以后我一定要买一台120贝斯的鹦鹉牌手风琴。


想着想着,突然我很想再抱起我心爱的手风琴,那一刻,我很感激我的父母,把这么好的一位朋友带进了我的人生。



在未来,我也希望如果开着房车周游世界的话,我一定要带上我的手风琴,带它一起去听风,一起去看世间的美景。


想到这里,我好像和我内在的某些东西和解了,我的身体渐渐地暖和起来,感到整个人都完整了。


心理学家说:人的一生就是在整合碎片化自我的过程。


这一刻,我感到了自我的整合。

也许我们深爱着某个人或者某个东西,可我们一直不知道。



我不是不爱手风琴,而是否定了手风琴就好像否定了某段时期的我,我不想再看到那个不堪的自己;那个为了争得父母宠爱拼尽全力的自己;那个曾经不够优秀、被忽视的自己;那个满满功利心什么都要争第一的自己……


是的,我很不喜欢那个时期的自己,可是,那就是曾经的我,当我更接纳了那个自己,我又更爱上了自己。




当我再次拉起手风琴时,我不再为证明自己或取悦他人而演奏,我为音乐的美妙感动,这才是音乐存在的意义。

我突然明白,为什么我不愿意再拉琴,为什么一到舞台就怯场,因为我带着功利心在表演,在意别人的眼光和评价是没有办法忘我的进入音乐的,这个过程也是痛苦的。

原来成功真的不是靠努力就可以的,拼命努力的背后是恐惧不是对手风琴、对音乐的热爱,这才是无法坚持的原因。

虽然我和音乐错过了太多,或许有的东西就应该被错过才有意义。



新          琴


在我生日快要到来之际,我送给了自己一件生日礼物——120贝斯的鹦鹉牌手风琴,当然我还要弹一首曲子送给我的父母,感谢他们让我拥有一个能陪伴一生的好朋友——手风琴。




文尾.png


全国服务专线:
400-0912-580